第525章 诊治

    作者:妖治天下 |字数:3082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都市奇缘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秦氏等人听得脸色由青转黑,丁嬷嬷从未觉得费姨娘如此合心意过,冷冷道:“说起来,以前三奶奶闹着要分家,搬到侯府之后,恨不得跟咱们老死不相往来。但现在,不但跑回来,还住着不走!哼,果然有鬼!”

        “好好好,好得很,一计不行又来一计。”秦氏说着已经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如冰,“走!”

        褚伯爷一惊:“现在去哪里?”

        “去哪里,当然是去找她算帐。”秦氏已经走了出去。

        “你、你——”褚伯爷虽然不相信叶棠采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但丁嬷嬷的话却又让他心情恍惚,不能确定。

        看着褚伯爷和费姨娘急吼吼地跟上秦氏,葛兰郡主眼里掠过嘲讽。

        若非迫不得己,她才不想再闹,而是再等些时日,让褚学海一命呜呼那才叫一干二净。

        现在褚学海就是个汤手山芋,叶棠采昨天心高气傲,偏不把人交出去,以为自己小心谨慎,换了奶娘就能把褚学海带好。

        但叶棠采想不到的是,换人之后,褚学海仍旧不会好。叶棠采一定着急了吧!再这样下去,叶棠采深知褚学海准会砸到自己手里。

        叶棠采也不是个傻的,定会锅水东引。

        到时叶棠采会怎样做?

        若褚学海再不好起来,叶棠采急了,说不定会给费姨娘和白姨娘下药,到时二人真的病了。再到外头撒播谣言,那就坐实了她克亲的名声。

        “郡主如何肯定她过几天一定会给两位姨娘下药,和撒播谣言的?”挽素站定。

        葛兰郡主嗤声冷笑:“昨天她嘴巴不够紧,居然暗讽我!”

        当时叶棠采说了一句,家里人人生病,意思是她克病的。

        褚学海治不好,叶棠采无路可走,眼前这条是唯一的路。葛兰郡主冷冷道:“若真的让她成功了,到时候褚学海死了,也得算在我头上。”

        所以,在此之前,她便截了叶棠采的胡!

        在叶棠采未下药之前,现在立刻先发制人!闹了现在这出,叶棠采想在白姨娘和费姨娘处做手脚,那就难了。

        “郡主真是料事如神。”挽素嘻嘻一笑。

        “这是当然的。”挽心道,“郡主是皇家浸染出来的,而叶棠采也不过是破落户侯府的女儿而已。什么叶梨采、叶家二房三房的,全都是一群蠢货。她成天跟一群蠢货呆在一起,能聪明到哪里去。”

        “不过,她棋下得极好。”挽素道。

        “棋下得再好又如何?现实中,到底棋差一着!”挽心道,“就连她此事会如何反应,如何做,尽在郡主的掌控之中。”

        葛兰郡主红唇翘了翘,“走吧!”

        几人才跨出门槛,就见褚飞扬急急地走过来:“兰儿。”

        抬头,只见葛兰郡主站在台矶上,看到他便是一怔,接着垂了垂头,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我都听说了。”褚飞扬走上前,拉着她的手,“让你受苦了。”

        “不……许是……许是,就是我克的。”说着,居然垂下泪来。

        “你不要慌,我知道一定不是你干的。”褚飞扬拉着她的手,“走吧,我刚刚看到爹娘他们去穹明轩了。”

        于是二人一起出门,来到穹明轩,就看到秦氏和褚伯爷等人进门,他们连忙追上去。

        几人跨进院门,就见叶棠采坐在芭蕉树下,身旁还坐着好几个姑娘,齐敏、袁南莹、上官韵和两名脸熟的姑娘,不知是哪家贵女。

        秦氏看着叶棠采居然还在此接待朋友,脸色冷沉,但见上官韵在此,不好发作。

        惠然端着茶过来,看到几人进来,惠然一怔:“老爷、太太,郡主。”

        秦氏和褚伯爷看到惠然便皱起了眉头,秦氏沉着脸:“不是说,你在照看海哥儿吗?怎么在此端茶。”

        惠然一噎,“昨晚我瞧了半宿,刚刚乔嬷嬷才接手,我出来手顺手给三奶奶倒个茶。”

        “你……”秦氏正要发骂,忽然看到这么多人在此,便冷冷地看着叶棠采:“让她们回避下。”

        叶棠采小脸微沉:“母亲,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听说我们家里多人得病,所以特意来探望。”

        “对啊。”齐敏说,“棠姐儿怀有身孕,咱们都担心她。”

        秦氏冷盯了齐敏一眼,听得叶棠采张嘴就是“家里多人得病”,大恼:“你不听我的吧?好好好,好得很,那你的丑事就别怪我了。”

        “行啦,有什么事儿改天再说吧。”褚伯爷道,正所谓家丑不得外扬。

        “呵,怎么行!”秦氏冷笑。

        她正嫌不能好好打叶棠采的脸呢,现在好了,刚好家里来了客人,那就让叶棠采颜面扫地好了。

        “父亲,母亲,你们有什么事儿?”叶棠采皱着眉头。

        “你竟还跟我装憨。”秦氏恼道:“你问一问你这些外头来的姐妹,瞧什么事儿!”

        “当然知道。”齐敏嗤笑,瞪了葛兰郡主一眼,“咱们都是听说了你家病人多啊!先病了个大奶奶,再病个小公子,接着两个姨娘和太太……唉,真是晦气!”

        说着便蹭一声站起来,看了葛兰郡主一眼,那眼神像什么脏东西一样。

        “棠姐儿,我们还是回避吧,没得沾上霉运。”齐敏一脸忌惮和嫌。

        袁南莹和上官韵等也是看了葛兰郡主一眼,点头。

        秦氏气得理运气儿。

        葛兰郡主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掉:“不是我……我没有!我……”说着便伏到褚飞扬肩上哭。

        “哎呀,真是亲密。不是说好为先夫守孝三年么?”齐敏惊道。

        “不是说被逼着上花轿的么?怎么才不到半个月,就你侬我侬的?”袁南莹一脸无法置信。

        葛兰郡主眼前一黑,这段时间她一直不出门,在家里也是秦氏违护着她,都忘了自己该站在怎样的立场了。

        她的立场该是被逼嫁的,跟褚飞扬也该有距离感,等过一年半载,自己才一点点地“被打动”。

        “挽心……”葛兰郡主连忙一脸惊慌。

        挽心连忙上前,扶着她,“郡主是太伤心了……”

        “叶氏,你别顾左右而言他。”秦氏冷喝一声,“海哥儿明明是被你故意害病的,接着就往外撒播谣言,中伤兰儿。”

        叶棠采小脸一沉,“母亲,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从未做过这种事。而且,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为什么?”费姨娘厉叫一声,扭着腰上前,掐着腰,“因为你瞧不得郡主身份地位高,瞧不得大房娶个高门媳,嫡女高家太子,瞧不得大房起来了呗!想打压大房呗。”

        一边说着,她恨恨地扫了齐敏和袁南莹一眼,直运气儿。

        这二人,都是抛弃过褚从科的女人!现在跟叶棠采都沾亲带故了,费姨娘的怒火瞬间被要爆发了。

        “你个——啊!!”

        费姨娘还想骂,不想,齐敏已经上前,一个耳光就狠狠扇了过去:“呸,你是什么玩意?一个下人而已,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指手划脚。”

        秦氏和葛兰郡主见齐敏居然打费姨娘,大怒。虽然她们也瞧不上费姨娘,但此时此刻,费姨娘是代替她们在说话。打狗还得看主人呐,齐敏上手就是一巴掌。

        秦氏正想说话,齐敏冷笑一声:“你们褚家大房就是这样的教养和规矩?”

        秦氏脸色一变,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回头冷盯费姨娘一眼:“滚下去。”

        费姨娘心里满满都是不愤,恨毒地瞪了齐敏一眼,这个下贱的小农女,也不过是泥脚子而已,谁比谁高贵?等着吧,等叶棠采倒霉后,她还能不能嚣张起来。

        秦氏冷声道:“虽然费姨娘不该作声,但她说的话一点也没错。就是你干的好事,把海哥儿害病了。”

        叶棠采嗤笑:“母亲,就算我是你的儿媳,就算我孝顺,你也不该如此冤枉我啊!外头还有人说郡主克病海哥儿的呢,你为什么不质问她,反而无凭无据地指责我?”

        “不是的……我没有克着海哥儿……弟妹,你怎能这样说。”葛兰郡主掉起泪来。

        “证据,呵呵呵。”秦氏道,“你的存在就是证据!你早就分家,恨不得跟咱们断绝关系,这个时候偏回家住,还抢着照顾海哥儿。而且,海哥儿一直交到你手里,他却长病不好,你敢说不是你干的事儿?为的,就是说兰儿克亲。还有更恶毒的呢,居然说兰儿下毒手。”

        “母亲,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叶棠采瞪大双眼,“我是搬出去住了,但这段时间谁总是要跟我拉关系?上次宫宴,谁见到我就恨不得粘着我不放?”

        “褚侧妃呗!”袁南莹翻了个大白眼。

        秦氏一噎,当时为了她们的“大计”所以讨好叶棠采……

        “虽然我们之间有嫌隙,但我被你们感动到了。所以回家来小住,原来,母亲对我是虚情假意啊。”叶棠采用帕子压了压眼角。

        秦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气得身子都在打颤。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弟妹,母亲不是这个意思。海哥儿病了,母亲急了才说出这种话。”葛兰郡主泪水涟涟,“因为海哥儿一直交到你手里,在这之前,他还活泼开朗,结果……呜呜……是我的错!是我……我到寺庙里去住。”

        叶棠采看着她这副表里表气的模样,真是直呵呵了,除了殷婷娘,这个葛兰郡主是她见过最作的那一个。

        “对!”秦氏立刻抓住重点了,“你甭给我说什么证据不证据的。海哥儿原本健健康康的,一到你手里就病了。还不是你害病他的?他一病,外头立刻就谣言四起。茅头直指兰儿!”

        挽心扶着葛兰郡主,气道:“我家郡主连沾都没沾过海哥儿,他在你手里病,结果罪名全怪郡主身上。我还没见过这样的操作!”说着,眼里憋得通红的模样。

        齐敏呸了一声:“这小娃儿死了,谁获利大最大?姜心雪死了,谁获利大最?是葛兰郡主!”

        “你……”葛兰郡主狠狠地咬着唇,气急道:“我怎会做出这种蠢事?他们两个现在若真出事,你们就说我获利最大,指定是我干的!若不死,也说我克亲。反正全都不利于我!明明是你故意让他生病,陷害我!还有,若说克亲,我为什么克的不是飞扬?不是娘?不是爹不是祖母,偏是他?现在……我什么都没干,已经这样了……”

        “你们不要吵。”上官韵走上前,“许都是意外也不定,何必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横加指责,不如请太医来瞧瞧吧。”

        秦氏冷哼一声,扫了上官韵一眼。

        上官韵是禁卫军统领的掌上明珠,谁不给她几分薄面,而且,她早就想这样做了。

        “去把太医请过来。”叶棠采看了白水一眼。

        白水答应一声,连忙跑着出门。

        不一会儿,就见陆太医和李太医跟着她一起过来。

        两位太医见这阵势,怔了一怔:“见过各位夫人,见过郡主、县主。”

        叶棠采抬了抬手:“起吧!”

        秦氏见叶棠采抢先让二人起来,脸上一沉。她是主母,这种事该由她来,但叶棠采是正一品夫人,这里品位最高。

        “二位,你们给我家海哥儿诊一诊,瞧这毒妇有没有对海哥儿动什么手脚。”秦氏说着,扫了叶棠采一眼。

        二位太医一惊,这些后宅阴私……他们真不想沾惹。

        “是。”二人答应一声,就往褚学海的屋子走去。

        “去瞧瞧。”齐敏扶着叶棠采,众人一起走进了西厢。

        葛兰郡主看着她们的背影,眼子闪过阴毒的光。

        这个时候,她该在褚学海的药里再做点手脚,但若放点别的东西,那个药就会被查出来,所以,不能这样做。只能……

        这个西厢房极大,众人全都走了进来也不觉得挤,乔嬷嬷正抱着褚学海,哄着他。他现在病得都有些迷迷糊糊的,就连太医给他诊脉,也没有醒过来。

        李太医和陆太医分别给褚学海诊治,等二人都诊治完毕,对视一眼,陆太医才道:“几位,实在是……褚小公子现在风寒越来越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但这烧若再不退……恐……恐……”

        “恐什么?”秦氏怒喝一声。

        “恐烧坏脑子!甚至一命呜呼。”陆太医道。

        秦氏和褚伯爷脑子一晕,褚飞扬脸色微微紧绷着:“怎会这样?你们连个风寒都不会治吗?”

        李太医脸色铁青:“我们都给褚小公子看过,都是对症下药的。但这药嘛,也得看病人如何吸收,情绪如何。一般人来说,这么几剂下去早该好了,像褚小公子这样不好反而越来越严重……实属少见。”

        陆太医点头:“我们才疏学浅,还望世子和夫人们另请高明啊!”

        褚伯爷白着脸,急道:“以前海哥儿也得过风寒,也是李太医瞧的……”

        “对。”李太医点头,“以前都是我看的,都是三四天就好了,只有这次……真是匪夷所思。”

        “除了风寒,你们没有把出别的东西吗?”秦氏冷声道:“例如中毒、或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二位大医慌忙道:“没有。”

        秦氏狠狠地咬着牙,若是把出了毒,那就是叶氏这贱人下的!到时她就是害命,就算她是一品的诰命,不死也得掉层皮。

        “那就是没把人照顾好了?”丁嬷嬷说了一句,如果故意让褚学海着凉,也是害命。

        陆太医道:“褚小公子没有受寒的迹象,而且可以诊出,药是有好好吃的。”

        秦氏很不甘心,她这孙子去了半条命,就是叶棠采害的。怎能放过她!而且……她打心底里恨不得治死叶棠采。

        “我不信。怎会有这样奇怪的事情。”秦氏冷喝一声,“给我去查一查药渣!还有熬药的东西,全都拿过来,丁嬷嬷,你亲自去。”

        这些大宅里面,药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一般情况下,煲完的药的药渣都会保存起来。直到病人好起来,才会清理掉。

        丁嬷嬷答应一声,转身奔了出去。

        秦氏也站不住了,转身出了西厢,众人便呼啦啦地跟在她的后面。

        顺着游廊而去,最后走了进屋,坐到西次间的榻上。

        叶棠采扫了她一眼,只得坐到下首的圈椅上。

        不一会儿,丁嬷嬷就带着两个小丫鬟,捧着药煲和药渣回来。

        两名太医细细地擦看着,因为褚学海的风寒实在有些奇怪,所以他们查得很仔细,查看了足足半个时辰,这才抬起头来:“回各位夫人,药渣没有问题。”

        秦氏眸色冰冷:“你们果然才疏学浅,须得另请高明。”

        葛兰郡主道:“不如把罗医正请过来吧!”

        罗医正是正宣帝最信任的太医,一般是不出诊的。特别是治好了正宣帝,他越发受宠,轻易不出门。

        “啊,你有办法请到医正吗?”褚伯爷道。

        “自然。”葛兰郡主道:“挽心,你拿我的牌子去。”

        挽心答应一声,奔了出去。

        秦氏看了葛兰郡主一眼,又冷扫叶棠采,一定要治死她。

        叶棠采嗤笑一声:“我正有此意。”

        ------题外话------

        接到编辑的通知,得存稿子哦,所以这段时间为了攒稿子爆更,一天只一更〒A〒,不知什么时候爆,爆更10万以上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txt下载地址:http://www.btsug.com/down/40791/
    手机阅读:http://m.btsug.com/novel/407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彩票计划QQ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 微信彩票红包群 彩票计划微信群 彩票QQ群 彩票微信投注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正规彩票微信群 微信彩票投注群 彩票微信讨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