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武大陆 第两百二十四章 各怀心思

    作者:上古之云 |字数:2086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都市奇缘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控制了一头魔物!”

        听闻幽旷的话语之声,议事大厅之上顿时众声喧哗。

        这种事情,还是他们生平第一次听到。

        炼药师的丹药,竟然能够控制魔物的神智?这可能吗?

        当然,从一名五品炼药师口中说出这种话来,就算是再让人无法置信,他们也都不得不信。因为炼药师本来就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族群,就算在他们身上发生任何事情也不足为奇。

        “具体的事宜,待我从那头魔物灵识里探知真灵宗内的情况之后,在下会再来拜访敬天宗的各位。”

        皇梁无忌沉吟片刻,旋即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也罢,那真灵宗近来气势也是太过,是该压上一压,否则日后我敬天宗在这天武大陆的沿海地域便要站不住脚了。”

        话虽如此,然此时此刻在这里的人都十分清楚,皇梁无忌之所以会答应这件事情,最主要的还是幽旷刚才应允的破王金丹,还有那真灵宗内数量不在少数的魔物。

        只要有了那些,那敬天宗又何愁不能在这天武大陆沿海地域屹立不摇!

        “即是如此,那便请宗主近日里多多打理此事了。”

        说罢,幽旷便是站起了身子,朝着众人抱了抱拳,“在下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我那好友伤势应该也已经稳定下来,这就要带他离宗,在下自己与好友离去便行,宗主就不必多礼派人护送了。”

        也不等皇梁无忌客套,幽旷便是转身朝着议事大厅门外大步而去。

        “那就委屈尊驾自行下山了,恭送。”皇梁无忌朝着幽旷的背影抱了抱拳,不忘奉上一句送别客套话语。

        当然,谁都清楚幽旷那句‘宗主不必多礼派人护送’其中所蕴含的真正含义。

        这是在警告皇梁无忌不许派人跟踪啊……

        而幽旷的无理言行非但没有引来敬天宗众人的布满,反而是让他们觉得,这,就是一名五品炼药师所应该有的傲气与架子,幽旷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踏出了议事大厅之后,幽旷径直的朝着石破天所在疾步而去,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在这种尔虞我诈的地方,唯有步步为营,方能为自己稳住阵脚,幽旷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他必须让别人看不透,否则他便是在将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

        赤血阎罗说的没错,这次他要独自面对的,可是整个天武大陆的人族!

        议事大厅之内,所有的人都没有动,也没有多余的话语,直到他们彻底感应不到幽旷的气息之后。

        “拜见宗主!”

        过了片刻,一道十分敏捷的身影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虚影,眨眼间便是出现在了皇梁无忌的身前,单膝跪地顿首。

        一敛面容之上的和馨之色,此刻皇梁无忌双目端得万分凌厉,神态冷峻默然,“怎么样,都查清楚了吗?”

        “是的,查清楚了。”

        来者顿了顿首,声音恭敬的回道,“那名炼药师的朋友名为石破天,是博龙城石家家族的族长之子,而就在前几天,石家家族数十名核心长老极其骨干几乎全部都是被真灵宗给抓捕或杀害,原因则是因为石家家族救下了一头由真灵宗逃脱的魔物,并且将其保护隐藏了起来。”

        “赫赫,果然……”皇梁无忌面露冷笑,“看来本座的推断没错,那真灵宗,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惹上了那名五品炼药师,这才使得那炼药师找上了我敬天宗吧。”

        他看了一眼身前跪伏之人,淡淡道:“继续说下去。”

        “是!”那人再次顿了顿首,继续说道:“属下查过了,真灵宗以石家族人的性命威胁石破天,要其说出那头魔物的藏匿地点,但石破天并没有屈服,而是选择来到我们敬天宗求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这名炼药师才首次出现。

        没有线索显示那头魔物如今藏匿何处,也查不出那名叫做石破天的少年,是如何与那名炼药师结识的,这名炼药师就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在我们敬天宗地域根本就完全没有听说过。

        属下无能,关于这名炼药师的信息,属下无法获……”

        “混账东西!”

        话没说完,却闻皇梁无忌一道怒极之声。

        啪!碰!

        皇梁无忌一掌挥出,只见那名敬天宗斥候顿时身体如同滚轮一般,直接是被那强大的劲道扇得在地面之上滚出了十数丈,最后狠狠撞击在了大厅门口的墙边,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挣扎了一番,那斥候勉强支撑着身体从门口墙边地面上爬起,一张脸充斥着痛苦与无尽惊慌,再次跪伏地面之上,不再敢出半点声音。

        “本座让你调查的是石破天,谁让你去调查那名炼药师了!”梁皇无忌怒容未减,一双凌厉锐眼之中隐约闪烁着一丝杀意。

        他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将这名斥候给杀了,亲自送到幽旷跟前谢罪!

        调查一名五品炼药师的底细?

        就算是他皇梁无忌,也完全没有那份胆量,因为,那绝对是在给自己,给整个敬天宗找不自在。

        那可是禁忌,一个谁都不能碰触的禁忌,无论是谁!

        “南风……”细思之后,皇梁无忌转头朝着大门旁的南风不竞使了使眼色。

        “是,宗主。”

        从皇梁无忌的眼神之中领会到其中含义,南风不竞当即是朝着前者一抱拳,而后杀气腾腾的拖起那名已经重伤的斥候,如同在拖一条狗一般,朝着门外狂拽而去。

        “不,不要,不要啊,宗主饶命,宗主饶命啊……”

        那名恐惧到几乎面无血色的斥候不断开口哀求着,哀求他追随多年的宗主可以网开一面饶他一命。

        然而皇梁无忌那张冷绝的脸上,却是没有出现哪怕一丝丝的动容。

        斥候求饶的声音随着被拉远的距离逐渐减小,直至消失。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你何用!”

        皇梁无忌冷哼一声。

        杀了此人,若是那名叫幽旷的五品炼药师之后有察觉蛛丝马迹向他问起,他皇梁无忌大可来个死无对证,坚决否认,那到时就算那名炼药师有所疑惑,在查无对证的情况之下,也绝对没有理由会对他皇梁无忌产生什么芥蒂。

        “今后办事都注意点,炼药师就是一把双刃剑,若是用得不好,便要伤了自身,像今天这种事情,本座希望今后别再发生,否则今天的此人,便是借鉴!”皇梁无忌冷冷说道。

        “是!”

        众人齐声回道。

        皇梁无忌的手段,身为敬天宗骨干的他们自然是比谁都清楚,而能够坐在这里的人,又哪一个不是老练独到的精明之辈。

        ……

        “炼……炼药师大人,您真的是炼药师大人……”

        坐在前往博龙城的马车之上,石破天呆呆的看着身前那道俊朗银发身影,即使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差不多,意识也依旧是处在有些恍惚的状态当中。

        炼药师啊,眼前坐着之人,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五品炼药师啊,他石破天何德何能,究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能够得到这种顶级尊贵人物的青睐,还为他上了敬天宗与那宗主皇梁无忌商讨解救石家族人的大计。

        这一切对于石破天来说,真的就是宛如在梦境一般,显得是那般的不真实。

        来的一路上,他已经捏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回,每一次都是痛得他呲牙咧嘴,却每一次都是让他心中更加确定了一分。

        不是梦,这一切,都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我石破天,真的得到了一名五品炼药师的鼎立相助啊……

        “我们的年龄也没差多少,我痴长你几岁,你还是叫我幽旷大哥吧,这样听起来舒服一些。”

        幽旷带着十分平和的声音朝石破天说道,“对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肯为了一个魔族之人,而不顾整个家族之人的安危,拒绝将那名魔族之人的藏匿地点交出呢?”

        微微一愣,石破天心中淌过一股浓浓的暖流。

        幽旷大哥是吗……

        旋即,他的神情开始显得有些暗淡。

        对于这名非亲非故,却如此鼎力协助于他的五品炼药师,石破天自然是没有半点隐瞒,尽皆是将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

        “大人有所,额……,幽旷大哥有所不知,这次破天被抓的族人里也是包括了破天的父亲大人,而父亲对于李鬼叔叔的藏匿地点也是清楚的,若是愿意将李鬼叔叔的藏身之地说出,父亲大人早就说了,何须破天再开口”

        “到了现在父亲大人还没有屈服,那破天又怎么能违逆父亲大人的遗愿,擅自将李鬼叔叔的行踪透露给那真灵宗知晓。我如今这副连筑基都无法成功的身体,就是拜我那些族人们所赐,我父亲大人之所以接连数次险些丧命,也是拜我那些族人所赐!如果不是李鬼叔叔数次伸出援手,我们父子早已经不在人世。”

        “那些石家族人们都是巴不得我们俩父子早点死去,李鬼叔叔甚至是有几次气不过想要替我们出气,却都是被父亲大人和我出言阻止了,对于他们,我和父亲大人早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他们已经不值得我们父子再去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而且,我和父亲大人说什么也不可能恩将仇报,李鬼叔叔他,可是父亲大人和破天的救命恩人,是一个十足的大英雄,并不是那些人口中的魔物。”

        幽旷静静的听着。

        他可以从石破天的话语语气当中,听出石破天对于家族之人的那份死心,也听得出石破天对于其父亲的重视,还有对于那名被他称之为李鬼叔叔的感恩。

        而对于懂得感恩的人,幽旷向来都是十分认同的。

        一路的交谈之下,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是来到了博龙城外双双下了马车。

        没有进入博龙城内,石破天独自带着幽旷来到了位于博龙城城后方的后山山脚,拨开一处草丛之后,顺着一条满是黄土,十分崎岖隐蔽的小山路,在足有一人高的草丛遮掩之下,朝着山腰一路摸了上去。

        静静跟在石破天身后走了约莫两个时辰的时间,经过可以称得上是九弯十八拐的崎岖山路之后,两人来到了山腰的一处岩石夹缝跟前。

        岩石夹缝的宽度只够一人侧身,里面看进去黑漆漆的一片,只能听到细微的滴滴落水之声,应该是一处天然溶洞无疑了。

        “到了,就是这里,李鬼叔叔现在应该还在里面才对。”

        石破天抬手拭去了额头的汗水,转过头朝着身后幽旷露出了一抹灿烂微笑。

    txt下载地址:http://www.btsug.com/down/62787/
    手机阅读:http://m.btsug.com/novel/6278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彩票微信群大全 微信彩票计划群 彩票微信群和qq群 北京赛车交流群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微信彩票注册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正规彩票QQ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