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我有特别的姐妹情深技巧!

    作者:繁朵 |字数:1941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都市奇缘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半晌后,延福宫。

        崇昌殿上,纪皇后看着底下徐徐落座的真妃,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心:“本宫抚养赵才人所出皇嗣不合适?那真妃以为,谁合适?郑氏触犯宫规,已然被剥夺贵妃封衔,虽然来日如何,本宫还要请示陛下。但真妃难不成觉得,郑氏还应该身居妃位?若是如此,本宫这般回了陛下,也无不可。”

        云风篁含笑说道:“娘娘误会了,郑氏罪大恶极,哪里还能有资格抚养皇嗣?只是,赵才人毕竟出身寒微,位份也低,她所出子嗣,怎么配养在中宫膝下?再者,赵才人从发现身孕起,就是郑氏照顾着。这会儿娘娘亲自出面处置了郑氏,又将赵才人接到自己宫里,知道的,说郑氏自己不守规矩,罔顾陛下与娘娘的恩典,合该落到这样的下场。”

        “不知道的,还以为娘娘是为了跟郑氏争夺皇嗣,这才……”

        “真妃娘娘!”她话没说完,皇后身侧的大宫女已然变了脸色,沉声喝道,“凤座之畔,请真妃娘娘慎言!”

        云风篁也不在意,依旧笑着:“娘娘,这不是妾身故意冒犯您,实在是人言可畏。妾身,也是为了娘娘好!”

        “宫禁默契,皇嗣的生母,只能往高不往低。”纪皇后看着她,平静问,“赵才人所怀之胎,原本内定的母妃,贵为贵妃。放眼宫闱,除却本宫,还有何人适合做那孩子的母亲?难不成,真妃有了伊贵人的子嗣还不够,还想再照顾个赵才人?”

        皇后面露讥讽,“或者,真妃是想着,郑氏去后,贵妃之位空缺,尔可充任?!”

        “娘娘说的哪里话?”云风篁一脸的诚恳,“妾身入宫尚未经年,已然从宝林跃居妃位,足见皇恩浩荡!又哪里敢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这要不是种种原因暂时升不上去,贵妃算什么?

        本宫看中的,是你的位子好不好?

        云风篁在心里哼了声,端着一脸诚恳接着道,“只是娘娘,宫中高位虽少,四妃却不止贵妃一位啊!贞熙姐姐生前所册淑妃,固然排在了贵妃之后,然而去后陛下亲拟谥号,至今甚为怀念,地位分量,何尝就不如郑氏未犯宫规之前了!?”

        就跟没看到纪皇后瞬间变色一样,她柔声说着,“贞熙姐姐伺候陛下多年,还曾怀过皇嗣,且不说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说妾身那伯父翼国公,对陛下忠心耿耿,便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他老人家只贞熙姐姐一位嫡出的爱女,就算顺婕妤如今也怀着身孕,可顺婕妤毕竟只是庶出……翼国公重规矩,嫡庶分明。贞熙姐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哪里是顺婕妤能比的?”

        “之前,贞熙姐姐含冤而去,原本就与郑氏有着关系。”

        “如今郑氏曝露出真面目,当初之事,说不得就是郑氏蓄意栽赃贞熙姐姐!”

        “这么着,赵才人所出子嗣,记在贞熙姐姐名下,岂非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否则的话,不止妾身要为姐姐去陛下跟前鸣冤,只怕,也会寒了翼国公这等老臣的心呐!”

        纪皇后用力握紧了凤座的扶手,闭了闭眼,才涩声说道:“真妃,你这般咄咄逼人,真不怕日后遭报么?!”

        她将赵才人接来延福宫的时候就考虑过怎么留下这娘儿俩了,云风篁找过来为难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只是纪皇后万万没想到,这真妃会提出来将赵才人肚子里的孩子记在已故的淑妃名下毕竟淑妃已经去世,这会儿宫里唯一落地的皇嗣也就是公襄茁,还是已经夭折了的。又不是皇子皇女多如过江之鲫,匀得出来去照顾一个死人。

        要云风篁提出来将赵才人送去绚晴宫,或者其他妃子那儿,纪皇后都预备好了理由反驳。

        但她提出记给贞熙淑妃,皇后不但毫无准备,就算提前想到这事儿,也很难阻止。

        毕竟淳嘉对淑妃的感情且不说,单凭翼国公对他的忠诚,如云风篁所言,就足够皇帝爱屋及乌的照顾淑妃身后了。

        翼国公也绝对不会拒绝这份恩典。

        最重要的是,淳嘉厌烦纪氏,云风篁去跟他这么提,打的又是帮他笼络重臣兼忠臣的心的旗号,他断然没有反对的可能。

        “娘娘说的哪里话?妾身承蒙淑妃姐姐关照,才得以进入宫闱,伺候娘娘还有陛下。”云风篁气定神闲,看着纪皇后苍白的脸色,笑容温文而甜美,“投桃报李,为淑妃姐姐着想,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噢,也是,皇后娘娘至今膝下无所出,眼看着宫里的妃嫔们陆陆续续怀孕,心下寂寥,想养个皇嗣解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皇后以为她很过分了,其实她还可以更过分的,“不如这样吧:赵才人这皇嗣,名份上呢就记在淑妃姐姐的名下,实际上呢就由皇后娘娘抚养,如此,可不就是两全其美了?”

        之前说过了,赵才人这娘儿俩,云风篁是不想沾手的。

        交给皇后也可以,但是,名义上嘛,那还是送给淑妃罢。

        反正淑妃已经死掉了,名下就算有八百个儿子,她也没法再从棺材里爬起来做什么。

        这么做,对外,宣扬自己贤良淑德、友爱族姐的美名,还能取得翼国公府,尤其是国公夫妇的好感,免得谢芾等人入朝之后,受到国公府的暗中留难;对内,宫里如今有孕妃嫔就这么几个。以皇后被皇帝的厌弃程度,错过了赵才人这孩子,她根本没有指望再得到一个养子。

        不养,她将面临着膝下空虚、以后大厦倾倒时,一分筹码都没有的困境;咬着牙养下来,那就是如鲠在咽,毕竟名份上这可不是皇后的孩子,而是她帮淑妃养着的。

        看着云风篁端起茶碗怡然自得的品茗,纪皇后沉默片刻,却冷静下来,淡声说道:“本宫膝下的确寂寞,不过真妃年纪轻轻,却也子嗣艰难。索性一客不烦二主,这赵才人,你领回去也罢。到底贞熙淑妃跟你情同嫡亲姐妹,她的孩子,你不亲自养着,你能放心?”

        “娘娘说的哪里话?”云风篁巧笑倩兮,“您是六宫之主,是所有皇嗣最名正言顺的母后。妾身若不放心您,还能放心谁?再说了,娘娘刚才也讲过的,妾身位份低于贵妃,低于淑妃,哪里配抚养赵才人所出皇嗣?这事儿,除却皇后娘娘您,这宫里再也没有人合适的。”

        她也不等纪皇后回答,起身福了福,笑着道,“陛下昨儿个说了,今日要去绚晴宫看妾身的。请娘娘恕妾身不敢多留,免得叫陛下久等。”

        然后也不去看崇昌殿上下的愤怒之色,径自扬长而去!

        回到绚晴宫,淳嘉却还没来,云风篁遂让小厨房做了些吃食,装了食盒,带着人去了前头

        这时候朝会已散,她就被领去了淳嘉素日处置政务的偏殿。

        到了门前,就见殿门紧闭,雁引亲自把守。

        看到云风篁,雁引上来行礼,低声道:“娘娘,陛下正跟几位大人议事,请您稍等。”

        “无妨。”云风篁摆摆手,问,“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雁引有点犹豫,这要是其他后妃问,哪怕是纪皇后,他都不会透露。然而云风篁……身为帝王近侍,察言观色是基本技能,哪里看不出来淳嘉对这真妃格外纵容些?

        到底不想太得罪了云风篁,踌躇了会儿,遂道:“奴婢也不大清楚,只是听说之前万年县的那县令递了折子上来,陛下看了就十分震怒。”

        “万年县令?”云风篁想了一下,说道,“是那杜岚谷?听说他后来被陛下打发去处置三州之乱了,怎么?那边事儿不顺?”

        这会儿雁引却不敢继续露口风了,陪着笑道:“娘娘,恕奴婢不知。”

        云风篁笑了笑,挽了下臂上披帔:“有劳公公。”

        带着清人清寒避到一旁等候,却凝眉沉思:以国朝立国迄今的底蕴,以及疆域之大,三州作乱,听着风雨飘摇,实际上也还没到动摇国本的时候。当初淳嘉借助此事上位亲政,后又策划了郑凤案抬高自己与杜岚谷君臣的声名,顺理成章调了杜岚谷为钦差,南下平靖三州之乱……这番安排的用心,抚慰黎民,安定社稷,固然是原因之一。

        但归根到底,还是稳定帝位,早日大权独揽。

        如今算算时间,那边的确该有答复了,只是,这答复,恐怕对于淳嘉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会是什么情况?

        云风篁目光闪动,心里转过数个念头,正推敲着,忽听前头有些响动,就见偏殿门开,摄政王等六七个重臣鱼贯而出,神情都十分凝重。

        其中一人虽然面色红润却已两鬓霜白,赫然是本该正居妻丧的邺国公!

        他们沿着宫道朝外走,见到旁边的云风篁,只看了眼,略作拱手,也就离开等这些人走远了,雁引方引着云风篁入内。

        就见殿中器物看着还算齐整,然而地上湿痕宛然,案头也缺了几件便于拿取的小物,显然刚刚淳嘉怕是发了雷霆大怒,不过是重臣们出门前仓促收拾了一番。

        “怎么这时候过来了?”重臣们离开时脸色不怎么好,淳嘉此刻神情也不愉快,但见着云风篁,还是微露笑容,温言问,“没闹成皇后,跑来闹朕了?”

        云风篁让人将食盒拿上来,笑着道:“妾身这般贤良淑德的人,怎么会不懂事的闹皇后?不过是想给贞熙姐姐求个恩典而已。当然这事儿不急,却是快到饭点了,听说陛下这儿还忙着,怕您误了午膳,专门亲自下厨给您做了些吃食来着。”

        淳嘉好笑的问:“专门亲自下厨?你那绚晴宫的小厨房,你知道正门朝哪开么?”

        “……陛下就说喜欢不喜欢罢?”云风篁语塞了下,含糊过这个问题,将食盒搁到旁边的小几上,一样样的拿出菜肴来,招呼皇帝过来用些,“凭什么急事儿,断没有说不让天子按时进膳的。”

        见淳嘉没有立刻就起身,走过去撒娇的挽住他手臂,趁势朝他面前案头摊开的奏折上瞄。



    txt下载地址:http://www.btsug.com/down/63803/
    手机阅读:http://m.btsug.com/novel/6380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微信彩票红包群 微信彩票红包群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正规彩票微信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微信彩票交流群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