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作者:阿梅鸭 |字数:2084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都市奇缘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你们平时都会说些什么?不会是用刑的事情吧。”

        沙翁咳起一口痰,斯妲琪听着沙翁的痰声在他喉咙里震动,她暗自摇摇头。

        “说一些平常的事情,像是天气食物还有心情那些的,挺多话题的。”

        沙翁点点头,西因士和他介绍斯妲琪的时候他就很好奇,斯妲琪究竟是谁。

        究竟是谁可以和西因士聊上天气?

        “我以为他只是一个没什么感情,聊起天竟是那些吓人东西的人,嚯嚯嚯!”

        沙翁的笑声,一直让她不舒服,嚯嚯的笑声听得她心里一阵发毛。

        “他有感情,他自己承认的。”

        至少在西因士像拍狗一样拍她的头的时候,西因士焕发着人性的光辉,斯妲琪注意到了这个铺垫的楼梯快到底了,她悄悄捏紧拳头。

        “……你紧张了,果然带着女眷走过场还是有成年男子陪同比较稳妥。”

        沙翁似乎听到了她握紧拳头皮肤绷紧的声音,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难道沙翁他不是成年男人吗?

        斯妲琪无暇顾及,越到底她心里越有一种恐慌感,这里太安静了,她开始害怕了。

        “实在受不了了,就捂住眼睛。我会带你出去,毕竟可以接受里面的人少得可怜,嚯嚯嚯。”

        人在紧张的时候,会分泌汗液,空气中斯妲琪身上的松香味挥发得更加浓烈了,她出汗了。

        “你准备好了吗?”

        旋转楼梯的底下,什么都没有,沙翁走到一个平面门那里用脚摸索着找到门把手的位置。

        “应该可以。”

        斯妲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不信自己,这里的气味让她想要爆发出自己的异能。

        记得她开始闻到的气味吗,肝脏脂肪的味道,她要纠正一下,排泄物还有新鲜肝脏脂肪的味道。

        她有些想吐。

        “对了,拿住嗅盐,记得闻它。”

        沙翁在摸索到门把手后,他想起了什么,他扔给她一个很小的嗅盐瓶。

        “像是你们这些嗅觉灵敏的,进去可要保护好鼻子。”

        沙翁抓过门把手用力一拉。

        “欢迎来到地狱。”

        斯妲琪刚心里还在打鼓,随着沙翁把平面门打开,她感到胃里一股排山倒海的酸意上涌,地狱之气升腾上冲,她感觉自己的鼻腔在被汹涌的气味标本冲刷。

        肝脏的气味都是轻的,这是一种她自己都无法形容的恶臭,它们被地牢里的阴风吹上来。

        西因士的前身到底是什么东西……暗地里斯妲琪脊背后冷汗不受控制的泌出。

        斯妲琪从平面门爬着台阶下去的时候,她用手把嗅盐捂在离鼻子最近的距离,原来气味是可以这么有攻击性。

        有了这股恶臭的腐烂味,斯妲琪突然间脑袋就清明了,她的脑子告诉自己这里面就是人间地狱。

        爬下了梯子,原地站定后,斯妲琪捂着鼻子漠然的扫视了一下四周——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她回忆起今天,她就会彻夜不能眠。

        “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毕竟看得快没什么不好的。”

        沙翁拉过斯妲琪的衣服,斯妲琪已经因为双眼接收的画面而紧张得身体僵硬。

        她像生锈了般,连带动自己的腿脚迈步都成了问题。

        她没有被吓得失心疯这已经是极好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一边被领着走,斯妲琪的双眼时不时的被猎奇的东西吸引,越猎奇的犯人越能吸引她的眼球。

        “……那个背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自己牙冠开始不自觉的上下抖动,让人感觉麻痹的寒意一阵又一阵漫上她的脊柱。

        她都不知道这些事人还是动物?

        “啊,那个就是西因士那个手位可以捏出来的杰作,我都说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沙翁看了斯妲琪目光盯着的地方,淡淡的说到,仿佛他能看到眼前的那个犯人的背上有一个一个血窟窿,因为窟窿有些多所以犯人的后背看上去有些恶心。

        “这可不是什么捏人的动作,这是可以把人肉一小块一小块的旋出来的把式。”

        沙翁感觉到斯妲琪很明显的抖了一下,常人都会吓到失声甚至大小便失禁。

        “别看了,越害怕越看,越看越害怕,嚯嚯……”

        沙翁的秃鹫笑声在这个地牢响起,斯妲琪很自觉的关上自己的眼睛。

        只是,那些画面就一直在她脑内盘旋,怎么赶都赶不掉。

        削鼻

        血窟窿

        秃指甲

        勾舌敲齿

        剐腿

        ……

        斯妲琪艰难咽了一口唾沫,很多东西,看上去新奇又刺激,回味起来才是恐怖的开始。

        因为合上眼,斯妲琪无法确定自己现在的方位,她只知道沙翁牵着她的衣服她就跟着他走。

        她关上了自己的双眼,蒙住自己的呼吸,但是外界的稀碎声音总是不尽人意的钻进她的耳朵中在她耳腔内回响。

        她曾经告诉自己那些刑罚她都在书本上看过,就是那些诸如此类的东西,看淡一点。

        但是在现下的这个空间里,她多听进去一缕声音都会勾起脑海里面刚才接触的画面。

        削鼻

        血窟窿

        秃指甲

        勾舌敲齿

        剐腿

        所以说,刚才她闭眼前看到的东西,在斯妲琪的耳中又成像了,她呼吸急促。

        这个地牢有一股难言的味道,像是肉泡在水里腐烂了,就是那种烂了并且里面长了咀那种东西,散发出来粘黏的恶臭气息。

        时不时那些味道就会透过嗅盐飘进她的鼻腔,闻到这个味道她的鼻腔忍不住抽搐。

        不知道为什么,地牢没有声音,这和传统意义上的地牢不一样,它从一开始斯妲琪进入密道的时候起,这里就被寂静包围着。

        没有囚犯的惨叫,没有疯言疯语,除了时不时锁链挪动的声音外,没了……

        如若不是沙翁一直在说话,那条直下地狱的螺旋通道会格外的漫长。

        空气中臭味在流动,她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像人的手,是包着骨头的肉体,那种脚感让她身上的鸡皮久久不曾消下去。

        锁链声响起,除了锁链声还有人抽气含糊的声音,听起来他喘得并不利索像是有东西堵着他们的嘴一般,含糊的喘气声。

        听到这里,斯妲琪脑海里浮现的是她一下来就看到有侏儒拿着钩子把凡人的舌头勾出来并剪掉的画面,那种钩子在集市上是用于吊着劈开兜售的家畜的。

        现在这个钩子拿来钩人的舌头,黏稠的血塞在喉咙里面似乎可以发出这种声音,她被自己的联想惊到了。

        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出囚犯血肉模糊的口腔。

        “别自己吓唬自己。”

        沙翁说,他一直很平静,他在这个地牢里勤勤恳恳的为山羊服务了一辈子,就像家一样。

        虽然这样说起来很阴森。

        “……可以走快一点吗。”

        斯妲琪此时无比庆幸,自己的嗓子是假的,她的人造声带不会因为她的情绪而震颤,不真实的嗓音让她听起来似乎很平静。

        “可以,西因士出了一个坏主意,他只是希望你可以更了解他,但是不巧的起了反效果。”

        听着沙翁颇为无奈的语气,任何人真切的看都不好看,斯妲琪心里面已经无力对西因士新奇的想法进行谴责。

        她只想赶快走出这个可怕的地牢。

        “我可以理解那个小子,即使他有时候会脱线。”

        脱线?不敢恭维,西因士脑子里的世界是另一番景象,至少是她领悟不到的。

        感受到沙翁的脚步加快,斯妲琪对此求之不得。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斯妲琪心里不想,她其实挺渴望睁开双眼夺路而逃的,只是她不敢也不能。

        沙翁现在还是没有意愿吐出消息。

        “有什么隐情吗。”

        为了让自己大脑不再活跃的联想,斯妲琪认命的分散起了自己的注意力。

        “我带你参观一下他曾经居住的地方,你或许会明白,他的表现是多么的难得,咳!”

        沙翁啐了一声,在螺旋楼梯那里他一直没有把嗓子里的老痰啐出来,现在她终于出现了浓痰落地的声音。

        斯妲琪终于不用听着痰在沙翁嗓子眼里滚动的声音。

        “他……为什么会住在地牢。”

        没了痰的声音,西因士为什么会住在这么可怕的地方成了斯妲琪的困惑。

        她在这里一秒都待不下去,西因士在这里呆了……多少年?

        他还是正常的吗?

        耳边那种血肉模糊的喘气声又响了起来,斯妲琪深深吸了一口嗅盐,让自己脑袋安分一点不要瞎联想。

        “他并不住这里,只是住得类似,我记得刚好有一个空出来的隔间囚犯送出去晒太阳,明天才会被押回来。”

        沙翁说的晒太阳,并非真的晒太阳,这也是一种酷刑。

        感觉到沙翁带着她开始转弯,斯妲琪心里面祈祷他们不要绕得太远,她想出去,她其实并不想了解西因士分过往。

        “……远吗,远就算了。”

        沙翁带着她拐了几个弯,说不远。

        越走越安静,锁链声音都消失了,没有喘气声,没踩到脚感吓人的不知名物体。

        沙翁在昏暗的地牢像是可以看到火光一般,他对这里了如指掌,斯妲琪在沙翁的带领下她自以为走了挺远,其实只是这个地牢的构造有些清奇。

        “这里确实有很多你们这些小姑娘接受不了的恶心事物,当然视觉恐惧只是表象,有些东西不吓人却能真的把人逼疯,嚯嚯嚯……”

        沙翁这样解说着,他时不时的讲解,让这个地牢变得有些人的模样。

        ”我们手中,依然有许多在严刑拷打下的人意志依然坚定……不过,他们往往崩溃于肉体无法抗衡的东西,比如精神上的摧残。”

        沙翁又做出那个捏位手势,如果斯妲琪看见她一定不可控制的想到那个犯人身上奇异的蜂窝煤孔。

        听到这里,斯妲琪心中恶寒,她永远不会去探知人的阴暗面,因为内质总比表象吓人。

        #咳咳咳,阿梅有话说,118章节漏了,现在补齐了



    txt下载地址:http://www.btsug.com/down/63805/
    手机阅读:http://m.btsug.com/novel/6380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彩票微信投注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微信彩票注册群 彩票高手微信交流群 微信彩票投注群 微信彩票红包群 彩票微信讨论群 正规彩票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