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老实交代

    作者:爱之传 |字数:1461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都市奇缘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米含笑见太子狼狈而走,咯咯直笑。

        般岳这才想起怀里还有一个女人,猛地推开她。

        真是红颜祸水,自己不知不觉就为了她而与太子结仇!

        必须尽快弄清楚她的来历,太子那边可不会给自己太多的时间来墨迹。

        “跟我来。”般岳虎着脸吩咐。

        米含笑跟着他走进书房,十分好奇地打量这间书香味很浓的屋子。

        有一整面墙的书架,上面摆满了竹简。

        她立即被它们吸引住,走过去翻看这些竹简。

        这玩意儿份量真不轻,整整一卷加起来写不了多少字。

        果然如自己所想像的,竹简即重、信息量又少、特占地方,还不方便携带。

        李宁喝道:“毫无规矩,这里的东西是你可以随意动的吗?见到将军还不跪下!”

        为了这美女,自己没少受罪,不过就好像被她套牢了似的,付出越多,越不希望她出事。

        所以得不停地提醒她别做傻事。

        谁叫她看上去那么可人呢?

        米含笑放下竹简,回到屋中,依照浦国的礼仪下跪。

        般岳坐在案几后,瞄了她一眼。

        只见她皮肤白里透光,唇红如樱桃,睫毛长而上卷,整齐的眉形自带弯月,脸型小巧立体,似月中仙女一般。

        她那双眼睛很不老实,居然敢抬起来滴溜溜地直视自己,还那么妩媚地闪着亮光。

        他把视线收回,不愿看她第二眼,这女子,光鲜诱人的外表下,有一张会撒谎的嘴,自己得时刻保持警惕。

        “你是哪里人氏?”他板着脸,十分威严地问道。

        米含笑用手摁摁自己的太阳穴,微蹙眉头,这是个难题,所以半晌才回答:“想不起来了。”

        “撒谎!你若再不说实话,大刑伺候!”般岳警告。

        自己早猜到她不会轻易说实话,说实话就不是邦士了。

        “小女说的就是实话。”她轻敲着头,似乎想从里面找到答案。

        “你到底为何处之邦士?”般岳干脆挑明了问。

        邦士?她笑起来,自己哪点像邦士了?

        人家邦士可没那么好当,为了弄到机密情报,要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还得会撒谎,会偷盗,会这个会那个,自己是这块料吗?

        “不得吊儿郎当,你为何要赖上本将军!”般岳开始生气,此女子真的是顽冥不化。

        “谁诬陷你了?我只不过是想从哪儿来,回到哪里去,是你们在自以为是地横加干涉。”

        “此地岂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切!我来到岸上有做坏事吗?你凭什么这么审我!”米含笑不服气地反驳。

        般岳再也无法忍受,横眉拍案:“非逼本将军用刑才肯说实话吗?!”

        字宁着急地提醒她:“快说实话,否则你死定了?!”

        “这里一点儿也不好玩,让我回海里去,放我回去!.”米含笑倔强地说道。

        想用死威胁我?般岳丝毫不为所动,此女果然训练有素,如此威吓都不肯吐露半句真言。

        这里周边20海里,沿岸筑了石墙,如同长城一般,隔一段路就设有岗哨,士兵日夜巡逻,无人能靠近海边,她就算要跳海,也只能在20海里之外,漂浮了20海里游过来,有点本事!但也说明她就是训练有素的邦士。

        “再撒谎,大刑伺候!”般岳吓唬她。

        “最好痛快点,一剑刺死!”米含笑赌气地说道。

        人类有句俗话叫做:会叫的狗不咬人。他真想大刑伺候自己,用得着这么反反复复提醒吗?自己又不是聋子。

        再说他没有理由,付出了那么大代价,从太子手里救下自己,却又轻易搞死自己。

        般岳的确被撑住,看向字宁,对他眨一下眼睛。

        字宁会意,拿了一根木棍过来,凶巴巴地说道:“你再不交代,就要打板子!很痛的,皮开肉绽,懂不懂?”

        她无所谓,等着。

        “帮!帮!帮!”字宁拿这木棍在青砖地上狠狠地捶打。

        米含笑立即皱起眉头,捂住自己的耳朵,喊道:“停!”

        她很讨厌这刺耳的声音。

        “快老实交代!”字宁厉声命令。

        “我真不记得自己是何人,来自何处,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海浪要送我来此,我有什么办法?我一开始没有赖上将军,是你们自己误会了,所以我将计就计。”她坦白。

        “可恶!”般岳恼怒她的嘴总是瞎编。

        她也生气了,不愿再跪着,站起来:“我说实话你也不信,到底要我怎样?”

        “你讲不清楚你的来历,本将军就可以把你当邦士处置,杀了你都不为过!”

        “既然如此,杀就杀,还啰里啰唆干什么?”米含笑比他还横。

        般岳站起来,眼露凶光,抽剑对着她。

        字宁十分紧张,将军愤怒之下,真有可能杀人。

        米含笑却挺直了胸膛,直视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自己是怕死,但是更怕这种婆婆妈妈的问话,而且这问题自己真的回答不出来,还不如来点痛快的。

        他俩对峙,字宁看出般岳并不是真的想杀那个女子,否则剑早刺了出去,赶紧劝米含笑:“将军是何等尊贵的人物,你怎么可以如此无理,还不跪下?”

        “不杀我,那就放我走。”米含笑很拧,不肯下跪。

        般岳真没见过这种既不怕死又不讲道理的女子,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审问她,不管她是真清白还是装傻冒,接下来就两条路:要么放她走,要么杀了她。

        杀了她是最清爽的,以除隐患。

        但是自己是真下不了手,看着她的眼睛,就像掉进了海里一样不由自主地沉浮于优柔寡断之中。

        既然不杀,那就尽快放她走。

        邦士并不一定就是坏人,仅仅是一种收集情报的职业,各为其主。

        自己手下也有邦士,他们若被敌方抓住,自己也是希望敌方能网开一面留其性命放其归来。

        他看看门外,日头已经西沉。

        “只要你不再破坏我国和平,本将军可以放你走。但是,假若下次你再为非作歹,被本将军抓住,决不轻饶!”他警告。

        “笑话,你所说之事与我根本沾不上边!”米含笑反驳。

        他皱皱眉头,懒得再理她,看着字宁:“把她锁进柴棚。”

        此女嘴硬得很,留着这块硬骨头再审下去,毫无意义。

        等字宁回来,般岳吩咐:“去弄一套宽松的女装,你能穿得下的那种,再准备一套最小号的士兵装,包括最小号的靴子。还有,准备马车。”

        字宁立即照办,交代底下的喽啰悄悄去置办衣服,自己则弄了一辆马车带到将军营房前。

        有人一直在盯梢,赶紧把这事报告熊觇,熊觇又报告太子。

        “般岳肯是准备送人出军营。你在各个路口安排伏兵,一定要拿下那个女子。”太子不傻,一下就猜到了。

        熊觇赶紧安排人马准备。。

        太子向自己承诺过,如果扳倒般岳,他一定向皇上举荐自己做将军。

        有这样的承诺,自己当然更加来劲。

    txt下载地址:http://www.btsug.com/down/63820/
    手机阅读:http://m.btsug.com/novel/6382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正规彩票QQ群 彩票高手微信交流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彩票高手微信交流群 彩票计划微信群 彩票微信群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北京赛车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