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粗纸初成,钺掌小成

    作者:冰心刹影 |字数:2027

    人气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彩票计划微信群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沈浪苏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长青都市奇缘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

        很快,两人便已经到达了凌府最近刚刚建成不久的私人作坊之中,来看一看这第一次铸成的纸质量到底如何。

        “洪老伯,情况如何?”凌皓看向作坊那为首的老者。

        “公子,小老儿幸不辱命,只是……这刚制成不久的纸其本身的质量还是有待提高啊,因此小老儿等才没有第一时间通知于公子,这是今日刚刚制成晒干的新纸,请公子过目。”

        凌皓仔细地转悠了一圈,仔细地抚摩着那不久前才刚刚晒干的粗纸,心情是激动且愉悦的,随即大手一挥:“今日参与造纸的工人们,每人赏三十个五铢钱。”

        凌皓此言一出,周围来参与造纸的农人们个个神色激动,纷纷拜谢道:“多谢公子赏赐!”

        凌皓顺水推舟地让他们下去领赏了,看着这目前制作工艺还不太成熟的粗纸,凌皓却还是像看宝贝一样地仔细研究了一番。

        看来,还需要改进一下。

        破布,烂麻虽然可以制成这种普通的粗纸,但以目前的这个制作工艺来看,若是用这粗纸来作为书写材料,还是远远不足的,但拿来解决上厕所没纸的问题却是绰绰有余的。

        鉴于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棉纸,湿纸巾这些东西还是想想就好,凌皓还是迫切地需要一种能够快速制作出普通白纸的方法。

        姬青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动静,自己是不是也该过去看看他在干嘛?也好,略微了解一点他的生活规律貌似也很不错的样子。

        “玄清,我现在要去商府一趟,让燕大哥准备好马匹,你若是想去的话,我们一起随行。”凌皓看了看一旁正对着粗纸啧啧称奇的王玄清道。

        “啊?哦……公子想去商府,自去便是了,玄清便留在府上继续查账好了。”王玄清此刻也慢慢回过神来。

        “另外,咱们府上的那些农作物,让农户们帮忙装一些,我有用处。”

        “是,玄清明白。”

        两刻钟后,凌皓在燕南天的护卫之下,总算是完成了出门的所有准备,这个时代的消息传递速度委实太慢了些,传个话都得几分钟。

        按照道理来说,以燕南天地锁六重左右的实力,是完完全全可以取代高管事的地位的,然而凌皓却还是让这位高管事负责凌府内的事物,让燕南天做他的副手,至于原因嘛……当然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单从高管事自己每月的开销来看,他还算是比较节俭的,凌府上下的一应用度也没有短斤缺两的地方,唯一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每月他会去雍城外采购一批物资回来……至于他去了哪里,采购了什么东西回来,凌府上下都一概不知。

        这太可疑了,如果不是凌皓熟知漫画的剧情,恐怕就要被这个家伙给骗过去了……王玄清这边多方查找之后,终于发现每月那一千金的开销就是出自于这个来路不明的采购行动中花费掉的。

        王玄清当时就很疑惑地在凌皓身边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究竟是什么样的物资采购需要用到这么多钱,要说这个高管事心里没点小九九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背后,一定有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可偏偏,这个家伙每次空着手出去,回来的时候却总是满载而归的,负责检查的家丁们也反映过,回来的车架上总是装着铜铁,皮毛一类的货物。

        他恐怕就是用这种方法,一次次地瞒过所有人的眼睛的吧,以至于,凌府上下从来都没有人怀疑过他这笔钱究竟用在了什么地方……

        说是采购,不如说是用凌府的钱在谋划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行动,他一定还有其他的同伙。

        不得不说,王玄清的推理确实是一针见血的,凌皓总算也明白这个女子的可怕之处了。

        不知为何,自己总感觉以后会被她卖了……

        凌皓一边骑着马,一边抛下心中的杂念,向着商府的方向行进着。

        不过,委实说来,他的胯间此刻被马鞍磨得一阵阵地疼,这个时代连马蹬都还没有啊……他不得不夹紧马腹来保持平衡,但这也同时加重了他的胯骨负担,估摸着再骑上一刻钟就能把胯间磨破皮了。

        凌皓暗暗叫苦的同时,心里也默默记下了这个细节,以后发展骑兵队的计划书里一定要加上这一条:马蹬和马掌的研发。

        与此同时,商府之中。

        “让我也来试试吧。”姬青经过了几次简单的练习之后,跃跃欲试起来。

        他扎好了马步,双手交叉为爪,嘴里念念有词:“首先……嗯……要将自己的全身气血调动起来,慢慢地将气血之力搬运至双臂筋脉之中……”

        “气血如潮,在臂膀之中不断充盈着……再观想成一柄……那什么,巨钺吧,呃……钺是什么兵器来着,忘了,不过看卫大哥刚才那形状,就跟大号的斧头差不多吧,好,看我的……!”

        “钺掌!”姬青大喝一声,手中的气血迅速成型,化作一柄巨斧砍向自己面前那用于练习的桐木桩。

        只听“啪嚓”一生,桐木桩虽然没有像卫白启之前那样拦腰而断,也就是掉了几茬枝桠,不过姬青的气势其实已经打出来了,看他摆出来的这个架势,吓唬人是已经足够了的。

        “嗯,悟性还不错,第一次对着桐木桩练习就能这般毫无差错地搬运气血,不过……”

        事实上,黑铁铜木桩远比姬青想象之中的要更加坚硬,不过像他这样地锁一重还能就能劈开一部分这个木桩的人,卫白启都没有见过多少,所以姬青的表现在他看来,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你这一下子下去,气势足够了,但手也折了吧?”卫白启表情玩味地看着姬青。

        “嘶……这东西怎么这么硬啊,这一下子下去,手骨都断了,痛痛痛。”姬青终于也不再装模作样,捏着那只已经肿成猪蹄子的手,呼哧呼哧地吹了起来。

        “那当然了,这可是浸了桐油的黑铁木,寻常地锁三重以内的人是绝对没办法做到一击击碎它的,自然是够硬了。”卫白启双手抱胸,一本正经地说着。

        话说起来,姬青突然想起了《三国演义》里兀突骨的藤甲军也是因为藤甲经过油浸日晒才变得刀枪不入的,何况这个时代的植物绝对都要比藤蔓扎实多了……这一下子气势是不输给别人了,但自己身体打亏了啊。

        “你再看看我,同样是血肉之躯,我能做到碎木而无伤,而你则骨断筋折,你可知道为何如此吗?”卫白启说着便将自己的手掌伸出来让姬青看个明白,但看着姬青这个样子似乎也没多大事情,心里暗暗想到,这莫非也是那太岁之体所带来的好处吗?不怕受伤?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成功观想出气血化钺,只不过是单纯靠着自己的蛮力罢了。”

        “卫大哥你可别说了,我连钺长啥样子都不知道呢。”姬青搓了搓手,在少昊骨的运作下,很快就再度恢复如初了。

        “啧啧,这太岁之体果然厉害啊,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你小子的悟性是真的挺好,比我强。”

        “但若是想要真正地观想出气血化钺却是急不来的,你去匠房里领一柄真正的钺来……”卫白启拍了拍他的肩膀。

        “想要彻底摸清钺的外形结构,做到在一闪念之间就可以想象出完整真实的钺,再来练习这第一式。”

        “以你的悟性,估摸着再有两三个月就应该差不多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就先走啦。”

        “卫大哥,你就先去忙吧,我去匠房转转。”

        “对了,还有一点要提醒你的,《兵身道》这门功法每练完一次架势,都会大耗气血,所以每日最多三次,不然会伤身损源,你也别仗着自己年轻和太岁之体乱来,它也会损耗气血,到时候搞得气血枯竭肉身崩溃可就惨了。”

        “呃……知道了。”姬青这才慎重地点了点头。

        “一天之内只能练习三次吗?也好,练太多了也会觉得无聊不是?”姬青若有所思地说着。

        另外,他还有红楼梦解闷呢,每天练完之后再看看红楼梦,嗯,美滋滋。

        此时此刻,商府门前。

        凌皓刚刚在燕南天的搀扶下才下马来,紧接着便亲自上前去敲商府的大门,说起来,凌府和商府隔得还真不算远来着,也就三条街市,五条河沟的距离……嗯,大概就是这么远。

        好吧,凌皓其实是在吐槽路程有点远,而且骑马也不像自己以前所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甚至可以说是很困难的。

        此刻他突然开始羡慕起身边的燕南天了,骑马射箭样样精通,走起路来健步如飞,稳健利落,以他这个级别的实力,即便是后世军训一套做完也不带喘气的。

        看来,自己也不能光顾着搞科研项目了,自己也得想办法突破一下地锁了,不然将来怎么跟那些王公贵族们斗?

        “凌府二公子,凌皓,进来特来拜访商府,如有唐突还请见谅!”凌皓一本正经地开口了。

        不多时,商府的大门便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门房,先是向凌皓恭恭敬敬地行礼,随即问了一句:“凌二公子大驾光临,商府有失远迎,不知可有名刺上门?”

        这名刺就相当于贵族之间互相登门拜访的一种凭证,坐拥类似于后世商业人士之间互相合作时出示的名片一样,只不过这名刺上不光要写上自己要拜访谁,还要写明自己前来拜访的原因以及目的之类的,基本上就是把自己的来意解释清楚,不然人家看大门的是不会让你随便进去的。

        同样,这东西也是一次性消耗品,用完了又得自己做,听说这还是这个时代贵族的“必修课”之一。

        凌皓递上了用竹片削制出来的名刺,顺便捎带了几个五铢钱给了那门房:“烦请通报一声,就说凌某冒昧来访,特来送上一点薄礼,与商府做上一桩买卖。”

        “好嘞,还请凌公子在此地稍等片刻,小人去去便来。”门房收下了五铢钱和名刺之后也是恭恭敬敬地再度行礼,随即重新闪进了商府大门中。

        “好了,燕大哥,咱们便等等看吧。”凌皓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什么动静之后,这才对燕南天说道。。

        “公子,贵族之间的交涉都这么麻烦的吗?”燕南天喝了口酒,随即问道。

        “是啊,确实挺麻烦的,但所有人都是这样,我也不能免俗啊。”凌皓一阵苦笑。

    txt下载地址:http://www.btsug.com/down/63824/
    手机阅读:http://m.btsug.com/novel/6382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彩票计划微信群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微信彩票注册群 微信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微信交流群 高手彩票微信交流群 彩票计划QQ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二维码大全 pk10高手微信交流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